關於部落格
傢俱木工
  • 3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體育課上被籃球砸到幾天后男孩右眼視網膜脫落

  孩子在學校意外受傷,該如何劃定責任?昨天上午,市民李先生(化姓)向現代快報96060反映,兒子小木(化名)去年11月11日上午在學校上體育課時,不慎被從籃板彈回來的籃球砸到了右眼角,5天后,被醫院診斷出右眼視網膜脫落。兩次手術後,兒子小木的右眼視力仍僅有0.04,右眼幾乎失明,嚴重影響了學習和生活。李先生向兒子所在中學索賠,要求其負全責。不過,學校對責任認定卻存在異議。 現代快報見習記者 徐紅艷   事件:體育課上被籃球砸到,幾天后視網膜脫落   李先生告訴記者,兒子小木今年14歲,在鼓樓區某中學上初三,不過,因為受傷後右眼視力模糊,這學期只能躺在家裡休養了。   李先生說,去年11月16日前後,小木右眼突然出現了視力模糊的情況。他和妻子立即帶著小木去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做了檢查,檢查後才驚訝得知,小木右眼視網膜已經脫落。醫生告訴他們,視網膜脫落有兩種原因,一是外部撞擊,二是本身視力低下。   儘管小木近視,但度數不深,夫妻倆馬上排除了第二個原因。“我們仔細問了兒子,這才得知前幾天,在學校體育課上,他曾被籃球砸過右眼角。”小木說,當時是四人一起打籃球,本來他要去搶籃板,沒想到籃球滑過了雙手,砸到了右眼角。由於太疼,當時捂著眼哭了起來,在同學的安慰下,才漸漸恢復平靜。不過,當時並無視力異常。   家長:在體育課上受傷,要求學校擔全責   去年11月和今年7月,小木進行了兩次眼部手術。這期間,小木也只能斷斷續續地上課。今年暑假手術後,小木還去學校上了半個多月的課,但由於是初三,課業繁重,小木因為用眼過度,右眼再次出現不適,只能休學在家靜養。兩次手術加上平時的護養費,李先生告訴記者,夫妻倆已經花了50000多元。   對於醫療費用,李先生夫婦堅稱,既然是在學校上課期間受的傷,就應該學校負全責。並且事發後,相關體育老師並未採取措施,存在管理上的失職。今年10月26日,李先生夫婦將兩次醫院的診斷結果和當時幾個打籃球同學的證言都提供給了小木所在的中學。此時,該中學相關負責人表示,需要時間進行調查,十幾天后應該會有結果。   截至11月10日,李先生夫婦未接到學校任何的處理結果。   學校:事實可能有出入, 建議第三方介入   11月10日當天,李先生將相關情況反映給了鼓樓區教育局。教育局安全科相關負責人跟著李先生夫婦連續跑了幾天學校,嘗試進行調解,還是沒有結果。昨天上午,現代快報記者在鼓樓區教育局見到了當事雙方。小木所在中學相關負責人表示,根據李先生向學校提供的索賠證據,經過學校調查,有些事實還存在出入,學校還不能認同。而具體哪些事實有出入,該學校負責人則表示不方便透露。   最後,在區教育局相關負責人的調解下,雙方同意,將責任明確工作交由相關街道司法所進行。該負責人說,如對調解結果不滿意,雙方還可以通過法律訴訟解決。   孩子如果在學校意外受傷,該如何劃定責任?   昨天下午,記者聯繫上了江蘇諾法律師事務所律師張世亮。他告訴記者,孩子在學校意外受傷,學校的責任要根據“學校是否具有明顯過錯”這一標準來判定。根據《學生傷害事故處理辦法》第8條第2款的規定:“因學校、學生或者其他相關當事人的過錯造成的學生傷害事故,相關當事人應根據過錯承擔責任。” 例如,學校教學硬件設施存在質量問題導致學生受傷,這就屬於學校的明顯過錯。   小木在學校體育課上受傷,具體學校是否有明顯過錯,未經過仔細調查,目前並不能明確。至於一起打籃球的同學是否具有責任,張世亮則認為,小木被反彈回來的籃球砸到,僅算是次生傷害,一起打籃球的同學應無責任。  (原標題:體育課上被籃球砸到幾天后男孩右眼視網膜脫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